<thead id="d17xz"><ins id="d17xz"><strike id="d17xz"></strike></ins></thead>
<cite id="d17xz"></cite>
<var id="d17xz"><strike id="d17xz"></strike></var>
<var id="d17xz"></var>
<var id="d17xz"><span id="d17xz"></span></var>
<cite id="d17xz"></cite>
<cite id="d17xz"><video id="d17xz"><menuitem id="d17xz"></menuitem></video></cite><menuitem id="d17xz"><strike id="d17xz"></strike></menuitem><ins id="d17xz"><noframes id="d17xz"><var id="d17xz"></var>
316 篇
文章
10萬+ 次
總閱讀
金融審判研究院
0
被贊
0
訂閱量

金融審判研究院

山東藍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研究審判方向,思考訴訟策略

最高院:僅憑公司對股東的個別無原因轉賬事實尚不足認定人格混同

最高院:僅憑公司對股東的個別無原因轉賬事實尚不足認定人格混同

否認公司獨立人格,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的股東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是股東有限責任的例外情形
增資信息未經登記,資方解除增資協議的可主張返還增資款

增資信息未經登記,資方解除增資協議的可主張返還增資款

資方依據約定解除增資協議,若目標公司未就該增資在工商登記機關辦理股權變更登記手續,該增資款對公司債權人尚未產生公示效力
最高院:即使增資擴股協議被撤銷,資方也無權訴請徑行返增資款!

最高院:即使增資擴股協議被撤銷,資方也無權訴請徑行返增資款!

資方與項目公司簽訂增資擴股協議,投入款項成為項目公司的注冊資本金,如果隨意允許由目標公司退還該款將涉及到公司注冊資金的減少
高院:勞動者曾拒絕配合繳納社保,則不得以此為由主張辭職賠償

高院:勞動者曾拒絕配合繳納社保,則不得以此為由主張辭職賠償

勞動者在單位通知繳納社會保險時,自愿向單位出具不予繳納申請,在不存在用人單位欺詐、脅迫、乘人之危等行為的情況下,應當認定為系勞動者真實意思表示
最高院:繼受股東對前股東出資不實有明顯責任,可被公司債權人追為被執行人

最高院:繼受股東對前股東出資不實有明顯責任,可被公司債權人追為被執行人

繼受股東對前股東出資瑕疵是否承擔責任的認定涉及實體問題,原則上不宜在公司債權人的執行程序中直接裁定追加繼受股東
最高院:未履行增資義務的股東不對增資前的公司債務負責

最高院:未履行增資義務的股東不對增資前的公司債務負責

盡管債務人公司已完成增資注冊,但債權人對債務人公司責任能力的判斷應以案涉債權形成時該公司的注冊資金以及當時的股東出資情況為依據
最高院:抵押權人法定孳息的收取權利不受其他法院在先的查封影響

最高院:抵押權人法定孳息的收取權利不受其他法院在先的查封影響

抵押權的效力不及于抵押物被抵押權行權扣押前的法定孳息,但自抵押物被扣押之日起抵押權人有權收取該抵押財產的孳息
最高院:應收賬款質權人可以訴請應收賬款債務人直接向其支付款項

最高院:應收賬款質權人可以訴請應收賬款債務人直接向其支付款項

我國法律并無規定限制應收賬款質權的具體實現方式,由于應收賬款質權的標的僅限于金錢之債,質權實現無需采取折價、拍賣或變賣之方式
最高院:“名為買賣、實為借貸”,對虛偽表示不知情的擔保人免責

最高院:“名為買賣、實為借貸”,對虛偽表示不知情的擔保人免責

由于買賣合同與借款合同的性質不同,借款合同項下的擔保人擔保負擔明顯大于買賣合同項下擔保人的負擔。
實際購房人可代位名義人訴請阻卻出賣方債權人對房產執行

實際購房人可代位名義人訴請阻卻出賣方債權人對房產執行

實際購房人借用他人名義購房不存在無效情形,名義購房人符合條件的情形下享有的排除房屋出賣方債權人對房產采取強制執行之民事權益
借資質開發房產違法,名實不符導致房產被執行的風險自擔

借資質開發房產違法,名實不符導致房產被執行的風險自擔

借用房地產開發資質違反法律及行政法規相關規定,與房地產行業行政管理基本政策相悖。
最高院:公司債權人無權基于未登記公示的增資決議要求股東擔責!

最高院:公司債權人無權基于未登記公示的增資決議要求股東擔責!

天瑞公司未能按期償還欠付債權人敖某某的到期債務,敖錫貴訴至法院要求天瑞公司承擔還款責任。
法院:應簽未簽無固定期合同二倍工資罰則主張,時效按月分段計算

法院:應簽未簽無固定期合同二倍工資罰則主張,時效按月分段計算

用人單位違反法律規定不與勞動者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自應當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之日起向勞動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資,該義務并無期限上限規定
高院:首次用工未簽合同,二倍工資補足義務非勞動報酬,時效自違法用工滿一年起算

高院:首次用工未簽合同,二倍工資補足義務非勞動報酬,時效自違法用工滿一年起算

因公司未與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的二倍工資差額補足責任具有懲罰性質,勞動者主張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二倍工資差額的仲裁時效應自用工滿一年之次日起算
最高院:工程款優先權債權以房抵債未過戶,不占有也可對抗執行

最高院:工程款優先權債權以房抵債未過戶,不占有也可對抗執行

作為開發商的發包人拖欠承包人的工程款,雙方協商通過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就案涉房屋作價抵償的,屬于承包人實現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方式,
點擊加載更多 加載中...

該用戶還沒有任何動態

該用戶還沒有任何訂閱

  • 公司:山東藍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 真實姓名:保密
  • 電話:保密
  • 郵箱:保密
  • 地址:保密
  • 微信公眾號:
  • 詳細介紹:

    研究審判方向,思考訴訟策略

每天4篇行業干貨
100萬企業主關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產品經理會及時與您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