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d17xz"><ins id="d17xz"><strike id="d17xz"></strike></ins></thead>
<cite id="d17xz"></cite>
<var id="d17xz"><strike id="d17xz"></strike></var>
<var id="d17xz"></var>
<var id="d17xz"><span id="d17xz"></span></var>
<cite id="d17xz"></cite>
<cite id="d17xz"><video id="d17xz"><menuitem id="d17xz"></menuitem></video></cite><menuitem id="d17xz"><strike id="d17xz"></strike></menuitem><ins id="d17xz"><noframes id="d17xz"><var id="d17xz"></var>

“讓剛兌再兜會底,就一會兒!”

理顧者 理顧者
2020-08-03 18:02 1239 0 0
無奈的妥協。

作者:理顧菌

來源:理顧者

周末最重磅的,莫過于資管新規延期1年。

從廟堂之高到民間坊肆,整個金融界一片沸騰,各種聲音層出不絕,畢竟它影響100萬億大資管。

從業者歡呼聲此起彼伏,預期收益型產品還能繼續存活一段時間,剛兌還能繼續,大家都能喘口氣。

但正如之前文章所說,監管不可能讓剛兌的風重新吹起,哪怕因為無奈只好讓剛兌再兜一會兒底,那也只能兜一會兒,最后還是要破剛兌的。

因為剛兌,本來就是個偽命題。

01向資管現實妥協

驀然回首,兩年多了,資管新規現實如何?

一是配套細則迭出不窮。

2018年9月,《銀行理財新規》;

2018年10月,《證券私募新規》;

2019年10月,《標債認定規則》;

2020年3月,《保險資管新規》;

2020年5月,《資金信托新規》;

……

監管瘋狂輸出,給資管新規打上了一堆補丁,所有的配套細則都按照最嚴口徑來發布,態度堅決果斷。

在毫不留情面的緊箍咒中,資管行業過去靠著種種監管套利一度水大魚大的好時光戛然而止。

以通道業務為主的信托、基金子公司、券商資管規模一路下降。據數據統計,券商資管下降了近8萬億,基金子公司下降了8.9萬億,信托公司下降了4.6萬億。

而反觀,本就業務合規、符合資管新規要求的公募基金、保險等,規模一路攀升。

二是非標整改令人頭疼。

期限錯配、借新還舊、資金池等,在過去的資管界是再常見不過的。銀行是非標的鼻祖,信托是非標的大本營,這兩大機構都曾靠著非標一路資產擴張,非標規模龐大。

可即使再怎么受歡迎,再怎么是社會融資方式的補充,也改變不了非標是一種監管套利式創新的本質,改變不了它生而具有違規的“原罪“,監管不可能放任不管。

因此,當資管新規定下非標整改一目標,《標債認定規則》又堪稱史上最嚴非標口徑,今年的0508資金信托新規再劃下50%紅線,金融機構的壓力有多大,可想而知。

更何況,非標的流動性差,一般都是3年,5年甚至10年,2020年肯定是完不成目標的了。

三是風險暴露加速,雷多了起來。

雖說暴雷是排雷的最好方式,但當資金池、期限錯配等被禁止后,有多少家機構企業能毫無流動性風險之憂?尤其是非標黨,尤其是中小規模的。

做非標者,大多是融資難的群體。

中小民營企業,信用資質弱,拿不到銀行貸款,公開上市難;非標受限后業務沖擊大,違約增多,進而信用更堪憂,標準化市場融資受影響。

再加上2020年的特殊,民營企業雪上加霜,想兌付也兌付不了。金融機構只好宣布違約或延期,機構信仰也屢被波及,一輪惡性循環,金融信心下降,經濟穩定受影響。

這是監管層想要的結果嗎?

當然不是。

但這是資管新規的錯嗎?

當然也不是。

金融是一場收益和風險的博弈,監管想要讓金融為實體經濟服務,又不能引發系統性風險,必須在兩者之間平衡。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但2020年的形勢是——

不能為了化解風險,造成更大的風險。

在全行業都步履維艱中,如果硬逼著金融機構業務轉型,一旦沒兜住,本就艱難的一年,將更難。

于是,監管無奈向現實妥協了。

確定延期,不多不少,就1年,到2021年。

02剛兌本是個偽命題

資管新規的核心是破剛兌。

但就像21所報道,從結果來看,到2021年普通投資者都還能在市場上看到大量的剛兌產品。

可剛兌在資管界,本是個偽命題?!笆郎媳緵]有剛兌,剛兌的人多了,也就成了剛兌?!?/p>

剛兌得最猛、也最早的地方,是銀行理財和信托。

銀行理財的剛兌,是因為銀行天然背靠國家信用;而信托的剛兌,純粹是后天才有的。

以信托為例,來說說剛兌這個偽命題。

從法理上來說,信托機構只是投資者的資金受托人,只有受托投資的責任,沒有保證兌付的義務。

最初也沒有信托剛性兌現這一說法,這不成文的命題,從爆雷歷史中而來。

長久以來,信托一直被冠以“壞孩子”的形象,被指“擾亂市場金融秩序和宏觀調控”。在2005年-2007年左右,信托風險頻發。

第六次大整頓讓68家信托公司一番血流,監管出手,要求信托公司不準搞事情,誰出了風險就面臨著停業的下場,“一家得病全行業吃藥”。

彼時,也是在“一法兩規”的頒布中,信托公司開始規范發展,對“聲譽”看得更重。

一個隱形剛兌的時代開啟。

在監管疾言厲色的大環境下,信托行業將“剛兌”奉為圭臬,投資者也普遍形成了“信托零風險”的慣性思維。

一旦有產品不兌付,客戶信任就很難再建立。誰沒有做到這一全行業“基本標準”,對于部分客戶而言,就是離開之日。

為此,當遇到融資方資金鏈斷裂無法到期兌付,信托公司首先采取資產保全以及后續的資產處置,若存在時間差,就用公司自己的錢墊一下。

即便最終無法收回本金,也寧愿用資本金沖,不到萬不得已不會拿“聲譽”開玩笑。

久而久之,剛兌這一偽命題成了真。

在剛兌的保護下,信托從銀信合作中漸露鋒芒,交易得到了保護,行業贏得了信譽,規模一路開掛,走到了僅次于銀行的金融第二大支柱位置。

再久而久之,剛兌成了資管界盛行的文化。


03剛兌未破,不是不破

從結果來看,監管確定延期1年,剛兌想來是還沒有打破的,先緩緩,強行打破也許更危險。

但就像之前文章所說,從業者也聞風而動。

先動之以理,借勢營銷來一波,監管嘴上說著要破剛兌,誰保本誰違規,誰剛兌舉報誰。但現在的延期表明,監管不讓機構違約,今年要“穩”,要兌付。

再曉之以情,你看,去年雪松公告對原中江所有本息兌付,再看今年金凰珠寶一案,東莞民生長安大義凜然承擔兌付責任,不就是剛兌嗎?

有人舉報嗎?

有人因剛兌被攻擊嗎?

并沒有,只有因逾期被維權的。于是,該剛兌的,照樣剛兌,甚至還有點蠢蠢欲動。

我們暫且不說金融機構主動承擔兌付責任,是出于自身管理失責,既為避免起訴之后的“法律”責任,也為博得一個好名聲。

單說剛兌這事,監管不可能讓之前為破剛兌所付出的一切付諸東流。在形勢所逼下,破剛兌確實“柔和”了一些,但大方向是不會變的。

為何要打破剛兌?央媽早在2018年資管新規里,就以大段筆墨著重強調:

剛兌偏離了資管產品“受人之托代人理財”的本質,抬高無風險收益率水平,干擾資金價格,影響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還弱化了市場紀律,導致一些投資者冒險投機,金融機構不盡職盡責,道德風險較為嚴重。

其一,本應是代人理財,收益與風險如魚與熊掌,二者不可兼得,但剛兌一本萬利,投資者既得高收益,又享低風險,穩賺不賠,市場規律何在?金融秩序何在?

其二,其實是有風險的,只不過為了維持剛兌,資管機構把潛在虧損風險的定價加到了其他資產上,進而傳導至整個市場。也即,不只是機構為剛兌買單,整個市場都在為剛兌買單。

其三,有人為剛兌買單,就肯定有人趁機渾水摸魚。金融圈離錢太近,人性脆弱,道德風險積聚的同時,潛在的金融風險也在積聚。

因此,短期來看,剛兌是歲月靜好;

但說白了,剛兌本來就是不合規、不合法的,比“非標”還有害。長期來看,不過是在消耗金融體系,破剛兌勢在必行,監管決心不變。

當然,破剛兌這件事,牽一發動全身。

投資人和金融機構本就存在著嚴重的事前信息不對稱,投資人處于弱勢地位。破剛兌后,如果一邊說著“賣者盡責買者自負”,產品說明書和披露卻盡是一堆無關痛癢的廢話。

最后一句,對不起,兌付不了。

投資人肯定不樂意。

這不僅放縱了金融機構違約常態化的行為,使其更有恃無恐,也戕害了投資人的合法權益。如果沒有一個違約成本的約束,那金融機構難眠淪為“利益輸送”的溫床

想要破剛兌,得先讓投資人接受買者自負。

而想要買者自負,先得讓賣者盡責。

最后,在賣者盡責之前,還得先把過去的窟窿堵上。而所謂延期1年,其實不過給了賣者補窟窿的時間,還是那句話,以時間來換空間。

注: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資產界立場。

本文由“理顧者”投稿資產界,并經資產界編輯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原標題: “讓剛兌再兜會底,就一會兒!”

理顧者

卓越理財顧問的聚合平臺,有專業,有觀點,有故事,有溫度。

40篇

文章

6.4萬

總閱讀量

特殊資產行業交流群
廠家證券
推薦專欄
更多>>
  • 面包財經
    面包財經

    新價值 新主流

  • 丁祖昱評樓市
    丁祖昱評樓市

    大數據變革房地產。用專業數據和靠譜分析讀懂中國樓市。我是丁祖昱,歡迎關注,愿與大家一起分享房地產市場新鮮熱辣精準的解讀與資訊。讓我們預見行業趨勢!

  • 金誠同達
    金誠同達

    金誠同達成立于1992年,總部位于北京,在上海、深圳、合肥、杭州、南京、成都、西安、沈陽、濟南設有分所,并在日本東京設有辦事處。今天,金誠同達已發展成為中國境內極具規模、最富活力的律師事務所之一。 在諸多業務領域,金誠同達都已成為行業里的領頭軍,能夠為客戶提供全方位、多層次、個性化的優質法律服務,業務范圍涵蓋公司設立與合規、資本市場、金融、保險、信托、房地產、項目融資、基礎建設、PE/VC、資產管理、并購、稅務、知識產權、互聯網、反壟斷、勞動法、訴訟與仲裁以及境外投資、外商投資、國際貿易、WTO爭端解決、跨境爭議解決等。

  • YY評級
    YY評級

    瑞霆狗(深圳)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旗下公眾號

  • 資管裕道人
    資管裕道人

    專注信托資管、投資理財和財富觀察

  • 中證鵬元評級
    中證鵬元評級

    中證鵬元資信評估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是中國最早成立的評級機構之一,先后經中國人民銀行、中國證監會、國家發改委及香港證監會認可,在境內外從事信用評級業務,并具備保險業市場評級業務資格。2019年7月,公司獲得銀行間債券市場A類信用評級業務資質,實現境內市場全牌照經營。 目前,中證鵬元的業務范圍涉及企業主體信用評級、公司債券評級、企業債券評級、金融機構債券評級、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評級、結構化產品評級、集合資金信托計劃評級、境外主體債券評級及公司治理評級等。 迄今為止,中證鵬元累計已完成40,000余家(次)主體信用評級,為全國逾4,000家企業開展債券信用評級和公司治理評級。經中證鵬元評級的債券和結構化產品融資總額近2萬億元。 中證鵬元具備嚴謹、科學的組織結構和內部控制及業務制度,有效實現了評級業務“全流程”合規管理。 中證鵬元擁有成熟、穩定、充足的專業人才隊伍,技術人員占比超過50%,且95%以上具備碩士研究生以上學歷。 2016年12月,中證鵬元引入大股東中證信用增進股份有限公司,實現戰略升級。展望未來,中證鵬元將堅持國際化、市場化、專業化、規范化的發展道路,堅持“獨立、客觀、公正”的執業原則,強化投資者服務,規范管控流程,完善評級方法和技術,提升評級質量,更好地服務我國金融市場和實體經濟的健康發展。微信公眾號:cspengyuan。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
資產界公眾號

資產界公眾號
每天4篇行業干貨
100萬企業主關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產品經理會及時與您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