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d17xz"><ins id="d17xz"><strike id="d17xz"></strike></ins></thead>
<cite id="d17xz"></cite>
<var id="d17xz"><strike id="d17xz"></strike></var>
<var id="d17xz"></var>
<var id="d17xz"><span id="d17xz"></span></var>
<cite id="d17xz"></cite>
<cite id="d17xz"><video id="d17xz"><menuitem id="d17xz"></menuitem></video></cite><menuitem id="d17xz"><strike id="d17xz"></strike></menuitem><ins id="d17xz"><noframes id="d17xz"><var id="d17xz"></var>

四川省及四川省城投面面觀

中證鵬元評級 中證鵬元評級
2022-04-05 11:40 776 1 0
四川省是我國經濟大省和人口大省,財政自給能力偏弱,債務負擔偏重。2020年末四川省常住人口總量位居全國第5位

作者:楊培峰李佳肖無心

主要內容

四川省是我國經濟大省和人口大省,財政自給能力偏弱,債務負擔偏重。2020年末四川省常住人口總量位居全國第5位;2021年全省GDP達5.39萬億元,位于全國第6位,人均GDP為6.44萬元,是同期全國人均GDP的79.48%;財政自給率為42.56%,水平偏低;廣義債務規模和債務率分別為6.07萬億元和408%,均居全國第3位。

四川省各市(州)經濟發展不均衡,省會成都市的極核與主干功能突出。省會成都是全省的經濟、金融中心和交通通信樞紐,2020年末全市常住人口突破2,000萬,占全省人口的比例約1/4;成都市經濟實力明顯強于其余地市(州),2021年全市GDP規模近2萬億元,占全省GDP總量的比例為36.99%,其余市(州)GDP均在3,500億元以下,其中資陽、雅安、巴中、阿壩州和甘孜州的GDP未突破千億元;成都市經濟增速為8.6%,高于全國及四川省平均水平;成都市上市公司數量占全省比例為65.19%。

成都市廣義債務規模和債務率遠超其余地區,宜賓、瀘州、遂寧、綿陽處于第二梯隊;綿陽和巴中市2022年城投債到期償付壓力較大。成都市廣義債務規模近2萬億元,體量較大;宜賓、綿陽和瀘州市廣義債務規模在2,000億元左右。成都市廣義債務率最高,達520%;宜賓、瀘州、遂寧、綿陽處于第二梯隊,廣義債務率在300%左右;綿陽和巴中2022年城投債到期規模分別為其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以2021年數據測算)的1.07倍和1.10倍。

四川省金融資源集中在成都市,其余地區中綿陽、德陽、南充和瀘州金融資源稟賦相對較好,廣元、遂寧、攀枝花等地金融資源較為貧乏。成都市內國有大行、股份制銀行和城商行分行總數遠高于其余地區,區域城投平臺獲取信貸和投債額度具有便利性,綿陽、瀘州和德陽處于第二梯隊;地方性銀行方面,成都市擁有成都銀行、成都農商行等體量較大的銀行,地方性銀行資源豐富有利于特殊情況下地方政府協調金融資源;其余地區中南充市地方性銀行數量和總資產規模較高;廣元、遂寧、攀枝花均無股份制銀行分行,地方性銀行體量較小,且金融機構存貸款余額較小。

成都市和省級城投平臺為全省發債主力,成都市債券發行下沉較為明顯,2021年省級和近一半地市(州)城投債凈融資額同比下降。截至2022年2月末,成都市和省級城投平臺存續債余額分別為4,482億元和1,516億元,占全省比重分別為50.2%和17.0%;成都市區縣級城投存續債余額占全市比例達77.9%,集中在“二圈層”[1]區縣和納入成都“東進”、“北改”戰略規劃的金堂縣、青白江、簡陽市等;2021年四川省共有10個地市(州)的城投債凈融資額同比下降,其中宜賓和綿陽城投債凈融資下降明顯。

成都、瀘州城投債信用利差表現較優,達州市高等級(AA+)城投債信用利差較高但近一年大幅收窄,綿陽市不同級別城投債信用利差走勢明顯分化。成都和瀘州市經濟財政實力相對較強,近一年信用利差明顯低于全省平均水平,且逐漸收窄;達州市經濟體量靠前,財政自給能力較弱,AA+級城投債信用利差明顯高于全省平均,但近一年大幅收窄;綿陽市短期債務償付壓力較大,不同級別的城投債信用利差走勢分化明顯,近一年低等級(AA)債券信用利差逐漸收窄,而高等級(AA+)債券信用利差逐漸走擴,且持續高于全省平均水平。

一、四川省經濟財政概況

1、區位與人口

四川地處中國西南,是我國資源大省和人口大省。四川省位于中國西南腹地,地處長江上游,與重慶、貴州、云南、西藏、青海、甘肅和陜西等7?。ㄗ灾螀^、直轄市)接壤。下轄18個地級市、3個自治州,省會為成都市。全省面積48.6萬平方公里,地勢“西高東低”,地形復雜多樣,礦產資源總量豐富且種類較齊全,水資源居全國前列,旅游資源富集。根據第七次人口普查結果,全省常住人口共8,367.5萬人,與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相比,常住人口增加325.7萬人,增長4.05%,年平均增長率為0.4%。全省常住人口總量位居全國第五位,占全國人口比重為5.93%。


省會成都市對省內人口“虹吸”效應強。成都市作為全省的經濟、金融中心和交通通信樞紐,近十年持續聚集全省人口。2020年末成都市常住人口突破2,000萬,占全省人口的比例約1/4,較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增長581.89萬人;全省13個地市(州)出現人口凈流出。分五大經濟區[2]看,成都平原經濟區常住人口為4,193.5萬人,占50.12%;川南經濟區常住人口為1,447.3萬人,占17.3%;川東北經濟區常住人口為1,926.6萬人,占23.02%;攀西經濟區常住人口為607.1萬人,占7.25%;川西北生態示范區常住人口為193萬人,占2.31%。

2、經濟與產業

四川省經濟總量位于全國前列,但人均水平較低。四川是我國經濟大省,2021年全省GDP達5.39萬億元,位于全國第六,占全國GDP總量的4.71%;全省GDP增速為8.2%,高于全國平均增速;按常住人口計算,2021年四川省人均GDP為6.44萬元,是同期全國人均GDP的79.48%。

 

四川省各市州經濟發展不均衡,以成都市為極核輻射成都平原經濟區,宜賓、瀘州為區域中心城市。從經濟總量看,成都市經濟實力明顯強于其余地市(州),2021年GDP規模近2萬億元,占全省GDP總量的比例為36.99%;同比增長8.6%,增速高于全國及四川省平均水平;成都平原經濟區的GDP總量占全省比重達61.15%。綿陽和宜賓GDP在3,000-3,500億元之間,其余地市州均不足3,000億元,資陽、雅安、巴中、阿壩州和甘孜州的GDP未突破千億元。從經濟增速來看,成都平原經濟區整體增長較快,其中綿陽、德陽、成都、眉山和雅安五市增速均高于全省平均水平;宜賓和瀘州作為川南經濟區中心城市,經濟增速位于全省前五,分別為8.9%和8.5%。從人均GDP來看,按常住人口計算,2021年四川省共6個地市(州)的人均GDP高于全省平均水平,僅成都和攀枝花2個地市(州)的人均GDP超過全國平均水平,分別為9.51萬元和9.35萬元;德陽市人均GDP為7.69萬元,其余地市(州)的人均GDP均不足7萬元。

四川省產業結構不斷優化,工業基礎尚可,以傳統資源型、重化工產業等為主。近年來四川省產業結構不斷優化,第三產業占比持續提升,三產結構由2017年的11.6:38.7:49.7變為2021年的10.5:37.0:52.5。第二產業占比略有下降,但近年四川省工業實力不斷增強,仍對區域經濟形成較好支撐。得益于自然資源優勢、“西部大開發”戰略和承接東部制造業轉移等,四川省培育和引進了鴻富錦、五糧液、四川長虹、攀鋼、戴爾、英特爾等重點工業企業,對區域工業發展形成較強引領帶動作用。目前四川省工業仍以傳統資源型、重化工產業等為主,根據《四川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綱要》,未來將聚焦“5+1”現代工業體系,即五大現代產業(電子信息、裝備制造、食品飲料、先進材料、能源化工)和數字經濟產業。2020年全省五大現代產業營業收入達4.3萬億元,其中電子信息產業營收1.3萬億元;2021年五大現代產業增加值比上年增長10.9%,兩年平均增長8.0%,占規上工業比重為82.8%。2021年,四川規上工業增加值比上年增長9.8%,列全國第13位,兩年平均增長7.1%。截至2022年2月末,四川省A股上市公司有158家,總市值3.13萬億元,位于全國中游水平。

成都為全省上市公司聚集地,產業較為發達;宜賓、瀘州以白酒為代表性產業,大部分地市(州)產業基礎較為薄弱。四川省上市公司主要集中在成都市,成都上市公司數量為103家,總市值1.34萬億元;宜賓和瀘州上市公司總市值分別為7,581億元和3,304億元,其余地市(州)上市公司總市值均不足3,000億元;巴中市、資陽市、廣元市和甘孜藏族自治州無上市公司。具體來看,成都市上市公司行業分布較廣,大型上市公司(市值超過500億)包括通威股份、四川路橋、川投能源、成都銀行,近年新增上市公司以國防軍工、醫藥生物和計算機等行業為主;宜賓、瀘州和綿陽的大型上市公司各有1家,分別為五糧液、瀘州老窖和新希望;遂寧有2家大型上市公司,為天齊鋰業、舍得酒業;其余地市(州)無大型上市公司,產業基礎相對薄弱。

3、財政與債務

四川省財政收入體量靠前,但財政自給能力偏弱。2021年,四川省實現一般公共預算收入4,773.30億元,居全國第七位,同比增長12%;其中稅收收入3,334.8億元,占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比例為69.86%;政府性基金收入4,950.50億元,其中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為4,441.3億元,同比增長3.5%。同期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1,215.6億元,財政自給率為42.56%,財政自給水平偏弱,對上級政府補助及轉移支付依賴程度較大。

成都市財政實力遠高于其余地區,南充、涼山、眉山、宜賓和綿陽綜合財力處于第二梯隊,川西北生態經濟區財政自給能力最弱。作為全省經濟極核,成都市2020年綜合財力(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上級補助收入)達3,813.23億元,遠高于其余地市(州);南充、涼山、眉山、宜賓和綿陽綜合財力在700-800億元之間,處于第二梯隊;達州、瀘州、德陽、甘孜州和樂山綜合財力在400-600億元之間,處于第三梯隊;其余地市(州)綜合財力均在400億元以下,其中攀枝花綜合財力最弱,不足200億元。從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來看,2020年成都市實現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520.38億元,宜賓、瀘州分別居二、三位,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分別為200.03億元和170.07億元。收入質量方面,僅成都和攀枝花稅收收入占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比例超過70%。財政自給率方面,成都市財政自給水平最高,財政自給率達70.40%,其余地區均低于45%;川西北生態經濟區財政自給能力最弱,財政自給率不足10%。

四川廣義債務規模和債務率均處于全國較高水平,債務負擔偏重。截至2020年末,四川省地方政府債務余額為1.27萬億元,城投有息債務余額為4.80萬億元,廣義債務規模(政府直接債務+城投有息債務)達6.07萬億元;廣義債務率[(政府債務余額+城投有息債務)/(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上級補助收入)]為408%,廣義債務規模和債務率均居全國第三,處于較高水平。

成都市廣義債務規模較大,廣義債務率遠超其余地區宜賓、瀘州、遂寧、綿陽處于第二梯隊。從廣義債務規模來看,成都市廣義債務規模近2萬億元,體量較大;其次為宜賓、綿陽和瀘州,廣義債務規模在2,000億元左右;眉山、達州、遂寧、南充和樂山在第三梯隊,廣義債務規模在1,000億元左右。從廣義債務率來看,成都市廣義債務率最高,達520%;宜賓、瀘州、遂寧、綿陽處于第二梯隊,廣義債務率在300%左右。

成都市內龍泉驛、簡陽市、金堂縣廣義債務率較高,債務負擔較重。從成都市內各區域債務分布來看,廣義債務規模前四大區域為龍泉驛、天府新區、高新區和雙流區,規模分別為1,423.95億元、948.51億元、731.22億元和714.69億元;其次是金堂縣、青白江區、溫江區、新都區和簡陽市,廣義債務規模在600-700億元之間。從廣義債務率來看,龍泉驛、簡陽市、金堂縣廣義債務率均較高,分別為763%、605%和570%,債務負擔較重;其次為郫都區、成華區、金牛區和青白江區,廣義債務率在500-550%之間;高新區、天府新區和雙流區雖然廣義債務規模大,但區域綜合財力較強,廣義債務率水平相對較低。

4、區域金融資源

四川省金融資源集中在成都市,其余地區中綿陽、德陽、南充和瀘州金融資源稟賦相對較好,廣元、遂寧、攀枝花等地金融資源相對薄弱

區域金融資源方面,對于國有大行、股份制銀行和異地城農商行在當地設有分行的城市,區域城投平臺獲取信貸和投債額度具有便利性。四川省金融資源主要集中在成都市,成都市擁有6家國有大行分行和全部12家股份制銀行,分行數量合計達32家;其余分行數量前三的城市為綿陽、瀘州和德陽,數量分別為17家、16家和15家,綿陽市的股份制銀行和異地城商行分行數量均居首位;攀枝花、遂寧、巴中等5個地級市的銀行分行數量不足10家。

地方性銀行一般集中在本地展業,與地方政府關系密切,對當地城投平臺提供融資支持的積極性相對較高,有利于特殊情況下地方政府協調金融資源。成都市地方性銀行數量和規模均居首位,總資產達13,091億元;其余地市(州)中,南充市地方性銀行數量較多,總資產規模3,464億元;瀘州、達州、德陽、宜賓、樂山、綿陽的地方性銀行總資產在1,500億元-2,000億元左右,有9個地市(州)總資產在千億元以下,整體規模較小。


二、區域城投及融資情況

1、   區域城投盤點

四川省城投平臺數量位于全國第四位,主要集中在成都市,以區縣級平臺為主,高等級主體集中在省級和成都市平臺。截至2022年2月末,四川省有存續債的城投平臺共227家,居全國第四位,其中省級城投平臺8家、地市(州)級城投平臺92家、區縣級平臺127家。除省級城投平臺外,按區域劃分,成都市發債城投平臺共97家,遠多于其他地市(州),其中瀘州、綿陽、眉山和遂寧城投平臺數量分別為16家、14家、13家和11家,其余地市(州)城投平臺數量均不足10家,甘孜州和阿壩州無發債城投平臺。從行政級別來看,四川省區縣級城投平臺占比55.9%,主要集中在成都市,成都市區縣級城投占比達87.6%。從級別分布來看,四川省AA級城投平臺占比達61.2%,AAA級城投集中在省級和成都市,其余地市(州)僅宜賓市有1家。

成都市和省級城投平臺為全省發債主力,綿陽、瀘州、宜賓和眉山為第二梯隊。截至2022年2月末,統計范圍內四川省城投平臺存續債共1,188只,存續債余額8,922億元,位于全國第四位,債券余額占全國比重為6.70%。分地區來看,成都市和省級城投平臺存續債余額分別為4,482億元和1,516億元,占全省比重分別為50.2%和17.0%;其次是綿陽和瀘州,其城投平臺存續債余額均近500億元,占比約5.5%;宜賓和眉山的城投平臺存續債余額在300億元左右;其余城市存續城投債余額均不足200億元。


成都市債券發行下沉較為明顯,存續債集中在二圈層區縣和“東進”“北改”規劃區縣。從行政級別來看,省級、地市(州)級、區縣級城投平臺發債余額占比分別為17.0%、43.7%和39.3%,區縣級城投主要集中在成都市下轄區,體現其區縣級城投具有一定市場認可度,區縣級城投存續債余額占全市比例達77.9%;主要集中在“二圈層”區縣和納入成都“東進”“北改”戰略規劃的金堂縣、青白江、簡陽市等,其中龍泉驛和郫都區為前兩大存續債區縣,余額均在300億元左右,占全市比例在6.5%左右;高新區和天府新區城投平臺分別發債259億元和200億元,占比分別為5.8%和4.5%。

四川省城投債凈融資額位于全國前列,主要由AA級城投平臺貢獻。2021年四川省城投合計新增發債3,385億元,償還總量為1,597億元,凈融資1,788億元,凈融資額位于全國第四位,近三年全省城投債融資額持續凈流入。從不同主體級別的城投平臺凈融資來看,2020-2021年四川省城投債凈融資主要由主體評級為AA的城投平臺貢獻。2021年全省城投債凈融資額同比減少147億元,其中AAA和AA+級平臺發債凈融資額均同比下降,而AA級平臺凈融資額同比增長。

近三年四川省大部分地市(州)城投債融資保持凈流入,成都市凈融資額保持增長,但2021年省級和近一半地市(州)城投債凈融資額同比下降。2019-2021年四川省大部分地市(州)城投債保持凈流入,債券發行與償還量集中在省級和成都市城投平臺,2021年成都市城投債凈融資1,312億元,同比增加202億元;省級城投債凈融資98億元,同比減少102億元;2021年四川省共有10個地市(州)的城投債凈融資額同比下降,其中宜賓和綿陽城投債凈融資下降較多,分別同比下降78億元和133億元。

2、債務期限結構

遂寧、綿陽城投短期債務占比較高,大部分地市(州)城投短期債務占比較為適中。債務期限結構方面,截至2020年末,遂寧和綿陽城投平臺的短期債務占比超過30%,短期償債壓力相對較大;大部分地市(州)城投平臺短期債務占比在20%-30%;有5個地市(州)城投平臺的短期債務低于20%,分別為達州、自貢、資陽、雅安和攀枝花,多為城投平臺數量和城投有息債務體量較小的地市(州)。

 

3、債券到期分布

四川省城投債券到期分布總體較為均勻,綿陽和巴中城投的短期償債壓力較大。截至2022年2月末,四川省城投平臺存量債券余額合計8,922億元,到期時間分布較為均勻,2022-2024年分別到期2,025億元、2,438億元和2,428億元,分別占存量債券余額的22.7%、27.3%和27.2%。2022年到期的城投債主要集中在成都市、省級、綿陽和瀘州,分別到期1,053億元、319億元、170億元和119億元,巴中市到期城投債為56億元,其余地市(州)均在50億元以下;綿陽和巴中2022年城投債到期償付壓力較大,到期債券規模分別為其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以2021年數據測算)的1.07倍和1.10倍。從行政層級來看,2022年到期的地市(州)級、區縣級和省級城投債規模分別為989億元、717億元和319億元,地市(州)級城投債券到期分布較為均勻。

 三、區域城投利差分析

成都、瀘州信用利差整體表現較優,達州市高等級(AA+)城投債信用利差較高但近一年大幅收窄,綿陽市不同級別城投債信用利差走勢分化,其高等級(AA+)城投債市場認可度偏低。四川省城投債集中在成都市,其余地市州城投債券體量相對較小,本報告針對外部債項評級為AA+或AA的城投債分別選取對應級別下債券規模較大的地市(州)進行信用利差分析。整體來看,受資金面整體平穩、全面降準以及經濟恢復不均衡等因素影響,2021年全年城投債收益率以下行為主。分區域來看,四川省各地市(州)城投債信用利差分化較大,成都、瀘州經濟財政實力相對較強,信用利差低于全省平均利差;遂寧、廣元經濟財政基礎偏弱,信用利差明顯高于全省平均水平,且近一年來廣元市信用利差大幅走擴;眉山市經濟體量偏小,財政收入規模一般,但其為距離成都市最近的地級市,也是國家級天府新區、成都經濟區的重要組成部分,市場認可度尚可,近一年信用利差低于四川省平均水平;達州經濟體量靠前,財政自給能力較弱,AA+級城投債信用利差明顯高于全省平均,但近一年利差大幅收窄,統計樣本中達州市AA+級債券發行主體主要為達州市投資有限公司,2021年下半年發行短期債券規模較大,或較大程度壓降了區域利差水平;綿陽市短期債務償付壓力較大,不同級別的城投債信用利差走勢分化明顯,近一年高等級(AA+)債券信用利差逐漸走擴,且持續高于全省平均水平,而低等級(AA)債券信用利差逐漸收窄,從高于全省平均收窄至明顯低于全省平均,統計樣本中綿陽市高等級(AA+)債券發行主體主要為綿陽市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該公司債務負擔較重,或影響其市場認可度。

備注:[1] 本報告中成都市“二圈層”區縣綜合考慮地理位置和經濟體量進行劃分,具體指雙流區、龍泉驛、新都區、郫都區、溫江區。

注: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資產界立場。

本文由“中證鵬元評級”投稿資產界,并經資產界編輯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原標題: 區域研究 | 四川省及四川省城投面面觀

中證鵬元評級

中國最早成立的評級機構之一,擁有境內市場全牌照及香港證監會頒發的“第10類受規管活動:提供信貸評級業務”牌照。

191篇

文章

10萬+

總閱讀量

特殊資產行業交流群
廠家證券
推薦專欄
更多>>
  • 面包財經
    面包財經

    新價值 新主流

  • 丁祖昱評樓市
    丁祖昱評樓市

    大數據變革房地產。用專業數據和靠譜分析讀懂中國樓市。我是丁祖昱,歡迎關注,愿與大家一起分享房地產市場新鮮熱辣精準的解讀與資訊。讓我們預見行業趨勢!

  • 金誠同達
    金誠同達

    金誠同達成立于1992年,總部位于北京,在上海、深圳、合肥、杭州、南京、成都、西安、沈陽、濟南設有分所,并在日本東京設有辦事處。今天,金誠同達已發展成為中國境內極具規模、最富活力的律師事務所之一。 在諸多業務領域,金誠同達都已成為行業里的領頭軍,能夠為客戶提供全方位、多層次、個性化的優質法律服務,業務范圍涵蓋公司設立與合規、資本市場、金融、保險、信托、房地產、項目融資、基礎建設、PE/VC、資產管理、并購、稅務、知識產權、互聯網、反壟斷、勞動法、訴訟與仲裁以及境外投資、外商投資、國際貿易、WTO爭端解決、跨境爭議解決等。

  • YY評級
    YY評級

    瑞霆狗(深圳)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旗下公眾號

  • 資管裕道人
    資管裕道人

    專注信托資管、投資理財和財富觀察

  • 雷達財經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
資產界公眾號

資產界公眾號
每天4篇行業干貨
100萬企業主關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產品經理會及時與您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