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d17xz"><ins id="d17xz"><strike id="d17xz"></strike></ins></thead>
<cite id="d17xz"></cite>
<var id="d17xz"><strike id="d17xz"></strike></var>
<var id="d17xz"></var>
<var id="d17xz"><span id="d17xz"></span></var>
<cite id="d17xz"></cite>
<cite id="d17xz"><video id="d17xz"><menuitem id="d17xz"></menuitem></video></cite><menuitem id="d17xz"><strike id="d17xz"></strike></menuitem><ins id="d17xz"><noframes id="d17xz"><var id="d17xz"></var>

時代是最大的β:城投篇

尋瑕記 尋瑕記
2021-08-19 17:31 1489 0 0
08年到15年,后金融危機時代的消化期,09年的“四萬億”,逐步擴大內需,市場的核心驅動力是流動性和風險偏好。

作者:尋瑕小姐姐

來源:尋瑕記(ID:xunxiajun)

這是尋瑕記第176篇文章

我很喜歡的固收研究員張繼強最近出了一份人類高質量研報《時代是最大的α》,開篇講到了不同時期主旋律的三句話:

“造導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

“什么清華北大,不如膽子大”

“科學家才是真正的明星” 

曾經的紅利,時代的電梯,回頭看,才知道錯過了多少財富自由的機遇。

94年到00年,股市初建成的摸索期,“入市”“申奧”,中國還試圖在世界舞臺上證明自己,市場的核心驅動力是風險偏好和基本面。

00年到08年,資本市場建設加速期,股權按分置改革和證券發行管理辦法公布,市場的核心驅動力是基本面和政策。

08年到15年,后金融危機時代的消化期,09年的“四萬億”,逐步擴大內需,市場的核心驅動力是流動性和風險偏好。

15年至今,經濟升級換擋期,供給側改革,金融去杠桿,中美貿易摩擦成為變革的契機和大背景,市場的核心驅動力是轉型。

中國經濟發展這幾十年,從人口+入世+房改紅利→工程師紅利+制度優勢+產業鏈完整+市場潛力;從輕資產到硬科技;從重視效率到強調公平。

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面前,選擇不僅比努力重要,每當變革走到十字路口,與盲目的努力相比,選擇甚至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據此,斗膽改掉了張首席研報標題中的一個字母,分城投、地產、權益三個篇章,聊聊打了補丁的15號文,聊聊變成了非高端制造業的房地產,聊聊權益投資和資產配置,試圖論證“時代是最大的β”。

關于15號文,城投的過去和未來

近10年來,城投監管政策有過兩次大幅收緊,分別是13-14年和17-18年,第一次收緊,大量平臺被下調評級,第二次收緊,“四大天王”東鎮江、西遵義、南湘潭、北大連登上歷史舞臺,但10年間仍然沒有一只城投債券發生實質性違約。

所有人躲在剛兌信仰這把殘破的傘下,看著債務風險如暗夜魅影,或祈禱,或躺平。

以前,在各個城投群里,經年累月的會有人問到“有沒有銀保監會最新的政府融資平臺名單?”

事實上,這份涵蓋了上萬家政府融資平臺信息的名單,從2019年一季度之后就已經停止更新了。

這期間,一直傳說未來財政部將統一口徑對平臺進行監測,但在監管交接棒的真空期,盡管通常都要求融資主體是“名單內全覆蓋”企業,依然有大量的新設主體以“名單外平臺”的身份進行融資,只要風控問,就是“沒進過名單”。

這期間,如果機構的風控標準是“基礎債權對應的應收賬款應納入政府債務系統”,盡調過程中,就會出現一個專門的環節,叫“找應收”,蹲在平臺公司的會議室里,趴在債務系統上,從已經轉讓給國開行、四大行、股份行的應收里,找到一筆規模相當、期限匹配的應收賬款。

這期間,市場在一片“化解隱形債務”呼聲中,守著城投金身不破的鐵飯碗,“虛假化債”,搞個平臺間應收簽個協議就算確權了,做個應收賬款轉讓附回購其實還是流貸,隱性債務越化越多,“城投非標還剩最后一茬”成了個狼來了的故事。

直到15號文以一種非公開的形式被公開,大家才發現,這次來真的。

收到文件的銀行保險機構,一邊內部自查寫報告,一邊加速上馬與財政部對接的“監測平臺”,一邊把涉及存量隱形債務的融資人的流貸業務暫緩了,有些只是擔保人涉及隱性債務的情況,也一并暫緩了。

沒有收到文件的信托和租賃,都在或多或少的比照“是否有隱形債務”“是否發放流貸或流貸性質融資”這條標準,重新審視已過會未放款,和未過會的城投平臺,要求平臺融資進行市場化收入分析。

15號文不是一個孤立的政策文件,而是2010年以來一系列城投融資政策的最后一塊拼圖,也是從非標到標債再到信貸的最后一環。

2010年19號文“向融資平臺公司新發貸款要直接對應項目,并嚴格執行項目資本金的規定”

2010年412號文“要求清理核實融資平臺債務,并按照是否因承擔公益性項目舉債進行分類”

2011年34號文“平臺類客戶的新增貸款需符合公租房廉租房棚改等重大項目的條件,不得向“名單制”管理系統以外的融資平臺發放貸款”

2011年191號文“不得再接受地方政府以直接或間接形式提供的任何擔保和承諾。對于退出類平臺客戶,建立監測制度和臺賬統計機制”

2014年新預算法,允許地方政府發債,間接限制了融資平臺公司的發展

2014年43號文,將整個政府債務做了一個新老劃斷,屬于地方政府應當償還的債務,中央政府實行不救助原則,但可以通過發行新債的方式來替換這類存量債務

2017年6號文,不得違規新增地方政府融資平臺貸款,嚴禁接受地方政府擔保兜底;不得通過各種方式異化形成違規政府性債務

2017年7月中央金融工作會議,首提地方政府違規舉債要“終身問責,倒查責任”

2018年27號文,隱形債務填報監測系統填報截止至當年8月

2019年45號文,“禁止流貸或流貸性質資金置換隱形債務”

從指向金融去杠桿的資管新規,到指向地產控債務增速的三道紅線,再到城投化解隱形債務的15號文,監管趨勢如洪峰過境,不可抗拒。

隱形債務只是城投和政府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系中,那個最容易被追蹤的抓手;而背后的根本邏輯在于,城投和政府的關系并不取決于政府與城投債務之間的關系,而是貨幣政策、廣義財政與城投債務之間的關系,這也是15號文的真正主線。

在中國這樣一個充滿政策色彩的市場里,從政策底到市場底再到基本面底,總有一個預期傳導的過程。

歷史來看,城投政策對城投債券的影響,相對較為滯后,往往需要一個標志性的風險事件,才能確認利差分化。

同時,15號文進一步傳出的補丁,也回應了市場對于城投融資準入、模式和有序過渡的擔憂。

最重要的一條,涉及隱債的主體,流貸視必要情況可以進行續作,逐步壓縮。避免了金融機構“一刀切”,對實際執行中到期不續的做法進行了糾偏。

其次,隱債主體標準,以單一法人主體為口徑,不以集團為口徑,母公司和子公司單獨看,只要沒有隱債,就不是隱債主體。

第三,標債和合格的資管產品不受約束。標債本身有紅橙黃綠的分檔管著,有債務率、隱性債務和財務指標管著,有市場化收入測算管著,有用于補流的不得涉及隱債管著,的確不必過度反應。

最后,信托和租賃未指定用途的視為流貸,不可新增,但到期可以續作,對于這兩年持續處于存量規模管控,且持續進行非標轉標的信托公司而言,應該是很熟悉的監管配方了。

(注:此處未對市場上依然火熱的金交所定融作出規范,因為在此前的監管目標中,金交所定融在今年630大限之際就應該壓降完畢)

補丁傳出后,此前各市場主體的一系列行為也得到了解釋:

部分機構在15號文剛剛流傳之際批量落地政信項目,為的是擴大到期續作的存量規模,放出去的才是表里的,沒放出去的都是夢里的。

從15號文傳出至今,伴隨央行全面降準,城投債利差走低且成交未見減弱:

資質好的平臺,收益率和利差持續壓縮,資質中等的平臺在資產荒的迫使下,已經出現買盤主動bid的情況,資質差的平臺也能看到有成交。

今年以來,多家城投公司的主體評級下調或者評級展望調整為負面;同時城投的非標融資隨信托規模的下降持續收縮,城投非標違約的情況有所增加。

15號文之后,化解隱性債務有了清晰的行動路線圖,高風險區域和弱資質主體,面臨較大的融資壓力和破剛兌風險,個別失去清償能力的平臺可能破產重整或清算。

從我入行那年起,就不斷聽到“城投平臺市場化”的呼聲,呼聲背后,城投也好,機構也好,投資人也好,可能沒有誰真心希望看到城投平臺完全市場化。

完全剝離政府信用之后,城投就被驅逐出城投隊伍,變成了會違約、會展期、會寫信耍賴的一般國企,完全市場化之后的城投,怎么選,怎么看,怎么投,就要適用完全不同的評價框架和投資邏輯,而這對于大部分金融機構,和信評研究從業者而言,無異于是一個難度系數加倍,收益未必提升的課題。

過去的過去,在城投融資的α體系里,融資能力、流動性、GDP質量、與當地政府的親疏遠近是最為顯著的因子,未來的未來,債務結構、主營業務能力、市場化程度,可能會取代老的因子,成為新的因子。

只有時代的β,才能造就時代的城投。

注: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資產界立場。

本文由“尋瑕記”投稿資產界,并經資產界編輯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原標題: 時代是最大的β:城投篇

尋瑕記

尋瑕伺隙,記取一言。帶你從浩如煙海的信息霧霾中尋找機會。微信號: xunxiajun

24篇

文章

2.9萬

總閱讀量

特殊資產行業交流群
廠家證券
推薦專欄
更多>>
  • 商業地產與法務
  • ATFX
    ATFX

    ATFX是一家國際化在線差價合約經紀商,持有多國牌照包括英國FCA、塞浦路斯CySEC及阿聯酋FSRA為確保所有客戶資金都受到保護。 ATFX為全球投資者提供近100種差價合約交易產品,其高效安全的出入金體驗備受投資者青睞。 ATFX已在全球不同城市設立了11個辦事處為客戶訂制專屬的服務和交易支持。倫敦、利馬索爾、曼谷、胡志明、阿布扎比、迪拜、馬尼拉、臺灣、香港、吉隆坡、新山。我們用最專業的知識和具有本地特色的語言服務當地客戶。 ATFX同時也在全球獲得了眾多榮譽獎項,英國網上個人財富"2018年最佳無交易員平臺(NDD)外匯經紀商",“2019佳外匯差價合約經紀商”,2018最佳外匯差價合約經紀商”,“2017年歐洲增長最快速外匯經紀商”“2017 最佳外匯客戶服務商”“英國年度最佳經紀商”,“創意及卓越金融市場”等全球殊榮。

  • 青楓博研社
    青楓博研社

    居天地之間,尋江湖之遠。

  • 聯合資信
    聯合資信

    中國最專業、最具規模的信用評級機構之一。 業務包括對多邊機構、國家主權、地方政府、金融企業、非金融企業等各類經濟主體的評級,對上述經濟主體發行的固定收益類證券以及資產支持證券等結構化融資工具的評級,以及債券投資咨詢、信用風險咨詢等其他業務。

  • 齊精智
    齊精智

    齊精智律師,金融、合同、公司糾紛專業律師,北大法學院北大法寶學堂特約講師,微信號qijingzhi009。

  • 面包財經
    面包財經

    新價值 新主流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
資產界公眾號

資產界公眾號
每天4篇行業干貨
100萬企業主關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產品經理會及時與您溝通